工作人员查询系统   郑重声明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内新闻 | 财经新闻 | 特别报道 | 媒体聚焦 | 法制天地 | 企业风采 | 来信照登 | 本社专稿 | 社会万象
鲁山县:违法行政浑官纵恶欺林农 依法维权小民告官难上难
媒体聚焦  加入时间:2018-03-30 09:24     点击:

              违法行政浑官纵恶欺林农 依法维权小民告官难上难

                      河南鲁山县特大毁林案追踪报道( 一)

  本网讯(记者 郑克邦 马秋岩 )十多年前,就有河南鲁山县官商勾结制造特大毁林案的传闻,有关详情,因忙于其他,记者未能前往细问深访。近日,有位线人传来一个有关河南鲁山毁林案的惊人消息,他说当年被毁林的宋根强等村民告状打官司18年,因告不赢当地违法乱纪的政府部门而被逼上了绝路,如果法院再不依法公正判决,他们就要寻短见。听了这个消息,记者十分震惊,职业敏感和救人切心,催促记者急赴鲁山。

  (一)遭黑恶植树造林美梦破 民告官苦等公正十八年

  

  图:宋根强夫妇向记者哭诉他们被官商勾结侵害和告状维权的艰难经过。

  11月19日上午,记者赶到鲁山县张良镇营西村,经打听,记者来到宋根强低矮破旧半开着门的家院前。进入小院内,记者看到不高的主房右侧有一间敞开着门的小厨房,锅碗瓢盆散乱地搁在地上。小院内四周空荡荡的,找不到一件像样的家什。记者环顾主房,猛然看到一副奇怪的黄底黑字对联张贴在屋门两侧,上联是“官欺民想咋整就咋整”,下联是“民告官要多难有多难”,门头上的横批写道“公正在哪”。这幅对联的内容说辞,使记者的心情立显沉重。

  院内空无一人,记者礼貌地呼喊“有人吗”几声后,才从屋内走出来一个精神恍惚的中年男子。这个男子中等身材,穿一身破烂不堪的服装,他面色憔悴,一双无神的眼睛深深地陷在眼窝里,看起来有气无力。见有几个生人来,他十分惊恐地问记者一行:“你们来我这儿弄啥?”听语音话意,我们知道他就是宋根强。说明来意,看过记者的证件后,他才放松警惕,把记者让进屋里。

  宋根强昏暗的屋内,有一位神情呆滞穿着破烂不堪的中年妇女,见有人来,就很胆怯地直往里屋躲。宋根强告诉记者,这个女人是他的爱人,因打官司已经气得快神经了。

  记者寻看四周,屋内除了一台老旧的小电视机外,再也找不到一件值钱的东西,仍然是空空荡荡,只有两位伟*人的画像并排端端正正地张贴在屋后墙的正中央。

  图:宋根强夫妇在苦苦地等待着人民法院依法公平公正的判决。

  见宋根强的情绪稳定后,记者就向他提起他们上访告状十八年,到现在为什么要寻短见的话题,他一声长叹:“唉……俺现在已被逼得走投无路活不下去了,一言难尽啊……”话音刚落,双眼就泪如泉涌,记者动情地劝慰了他一会,他才止住哭声。少顷,他让爱人帮忙从里屋搬出满满一纸箱书面材料放到屋外的光亮处,对记者说:“这是我们为维权、上访告状向上面领导写的反映材料所留底稿和复印件的一部分”。

  宋根强又拿出他们承包林地的合同和一件件上访告状打官司材料让记者看,爱人陪着他哭诉他们悲惨遭遇的来龙去脉。

  (二)官商勾结毁林猛如虎 林农生命财产难保全

  1985年3月2日,宋根强等众多农民,与营西村委会签订了承包期暂定为30年的澎河本村段两岸1150余亩的沙滩地的合同,目的是植树造林保护环境。承包合同签订后,他们投入巨额资金和大量人力物力,在他们承包的沙滩上辛辛苦苦地栽上了20余万株树苗。在他们的精心护理下,栽种的树苗茁壮成长。

  

  左图:因护林被黑恶势力打残、依靠单车代拐杖走路的马永福。右图:宋根强、马永福等人与本村委会签订的林地承包合同。

  到了1999年,宋根强他们栽种的树苗大多成才,不料想,营西村委会领导盯上了树底下能卖钱的沙子,强迫他们转让承包股份,原承包人不从,村委会领导就勾结指使社会黑恶势力,夜间持刀到宋根强等承包户家里进行威胁恐吓,扬言谁敢反抗,就要大打出手,就把谁弄死。承包人马永福就是由于不同意村委会“商量解决转让合同”而被打残左手,从此丧失了劳动能力。

  在营西村委会的指使纵容下,这帮黑恶势力以“受让”的形式毁林30多亩,非法砍伐林木6300多株。承包人起诉后,鲁山县法院虽判决原承包人胜诉,此项转让行为无效,但懾于村委会领导上面有关系和身边有如狼似虎惹不起的黑恶势力,承包户们敢怒不敢言。当时村委会俩领导也由承包户告状而怀恨在心,扬言要伺机报复。更大的阴谋在酝酿,承包户们大祸即将临头。

  (三)官官串通滥权纵黑恶 弱势村民百姓遭摧残

  宋根强告诉记者,2000年8月,营西村委会与鲁山县林业局领导勾结,搞权钱交易非法取得林木采伐许可证后,就迫不及待地指使黑恶势力,纠集百十号暴徒,肆无忌惮地殴打护林的承包户和敢鸣不平的村民,疯狂毁林,此后在承包者的林地里挖沙面积近400亩。

  

  图:因阻止黑恶势力毁林挖沙而被黑匪开枪打成蜂窝状的刘奇家门。

  营西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群众,告诉记者一个十分恐怖的事件,他说:“当年我们这里黑社会在不法官员的纵容下猖狂得很,真的是无法无天。我们村委会的领导与县林业局、水利局的不法官员相勾结,欺负宋根强等河滩林地承包人,让外地的人带着黑社会土匪来俺这儿毁树挖沙卖钱。对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谁要是不顺从敢反抗,哪怕是说一句公道话,他们就会打人,动刀动枪威胁你。我们村的村民刘奇,就是因为敢于阻止黑社会毁林采沙,说了一句公道话而被那帮黑恶土匪找上门来,用双管猎枪对着刘奇的家门开枪射击,把门打得弹痕累累,以此手段威胁恐吓刘奇,放言刘奇以后再敢管他们毁林采沙的事,就用抢把刘奇的人身打得就像他家的门一样,打得像个蜂窝。”

  这位知情人又忿忿地对记者说:“外边的黑社会来我们这里作恶,如果没有我们村委会头头的支持,如不与我们当地政府部门的不法官员勾结串通,他们敢来我们村大批地毁树、大胆的采沙、疯狂地行凶打人吗?这是官匪勾结啊!官匪勾结太害人了……

  

  图:鲁山县林业局和水利局违法行政,纵容黑恶势力毁林毁地所留罪迹。

  “在暴徒们毁林时,村民代表杨青山因出面阻止黑恶势力的不法行为,事后被黑势力诱骗到僻野,残忍地砍了他24刀。由于官官相护,他们有共同利益,司法机关放纵凶犯故意不破案,使凶手至今仍逍遥法外。”

  (四)行政失责违规滥发证 公职人员经商狂采砂

  记者了解到,鲁山县张良镇张北村人孙建新,他向鲁山县水利局申请办理采砂证时,本是张良镇粮管所的公职人员(后调磙子营乡粮所任副所长),鲁山县水利局办证领导明知如此情况,也明知孙建新申办采砂范围属宋根强等人早已合法承包种植的林地,却巧立名目神速地为孙建新颁发采砂许可证。鲁山县水利局有关领导蓄意对抗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禁止国家工作人员经商、办企业的明令规定,故意为违规违法人员开绿灯。

 

  上图:鲁山县水利局为公职人员孙建新经商采沙发放的许可证。

  下图:公职人员孙建新违法毁林,破坏地貌所抢采的沙堆。

  由于鲁山县水利局有关领导故意违规违法颁发采砂许可证,纵使公职人员孙建新疯狂采砂,严重地破坏了宋根强等所承包荒滩地貌,使承包者所植林木受损惨重。

  记者走访宋根强、马永福、高永祥时,对孙建新的破坏情况,他们粗略保守地估算了一下,仅孙建新破坏地貌这一项,承包人恢复原态就得损失1600多万元。

  至于鲁山县水利局领导为什么要明知故犯,违规违法给公职人员孙建新颁发采砂许可证,当地老百姓和知情人向记者反映:“水利局与孙建新之间肯定有交易,不然的话水利局的领导凭什么要冒险违规给孙建新颁发采砂许可证?这是典型的官商勾结钱权交易!”提到这件事,一位群众气愤地对记者说:“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是社会不稳定的祸根。”

  (五)县官袒护“苍蝇”助黑恶 村民有冤有屈无处伸

  张良镇营西村特大毁林毁地案发生后,当时的县政府领导处理这个大案的态度耐人寻味。记者从《鲁山县人民政府县长办公会议纪要》对毁林非法采沙案件的第二条处理意见中看到:“……鉴于营西村委和采沙者双方法律意识淡薄,对已签订合同不再追究责任……”

  

  图:当年的鲁山县人民政府袒护营西村村干部勾结黑恶势力毁林挖沙破坏环境、纵容违法犯罪的县长办公会议纪要。

  关于县政府领导这个办公会议纪要中的处理意见,受害人宋根强对记者说:“什么法律意识淡薄,分明是县政府有关领导利用手中的权利,故意为违法犯罪分子开脱,故意袒护营西村委干部和黑恶势力的!”

  然而,当时的鲁山县政府领导是如何对待被侵害人的呢?记者在鲁山县采访时,承包种树人宋根强对记者说:“我们辛辛苦苦种植的树和土地被营西村委干部勾结黑社会毁坏,我们万分着急。开始,我们相信政府,于2000年8月的一天,我和几个村民去县政府找到县长张国需,向他反映情况,请求他妥当处理毁林案件。谁知他不但不听,并且还训斥我们。我们没办法,只好以最诚恳、最朴实和最传统的方式当面向他下跪,想以这种情感方式打动他,希望他能对我们反映的事项管一管、问一问。谁知这个县长根本就不近人情,对我们的跪求不但不同情不动心,并且还很严厉的呵斥我们,喊叫工作人员将我们轰走,然后骂骂咧咧地拂袖而去……”

  

  左图:辖区内发生特大毁林案当年的县长张国需。右图:辖区内发生特大毁林案当年的镇长、蔑视新闻媒体报道的张聚文。

  县官对有危难有疾苦反映问题的群众是“训斥”、“拂袖而去”的态度,那么乡官对有危难疾苦反映问题的老百姓又是什么态度呢?

  宋根强对记者说:“2000年9月的一天,俺几个林地承包人到张良镇政府找到镇长张聚文,反映我们村被毁地挖沙的事,我们刚说明来意,他就暴怒,一蹦三尺高,大声喊叫‘你们不要找我,随便去告吧!就是告到国务院,告到联合国,我也要撑住你们!’就这样,他厉声讥讽挖苦带威胁,叫人立马把我们轰走。”

  宋根强又忿忿地说:“县官和乡官爱憎分明,对有钱有势的黑恶势力,他们是爱护有加,对俺被侵害的老百姓是又仇又恨。他们吃着老百姓的饭,拿着国家的俸禄,不但不为老百姓服务,不为国家办事,并且还欺负俺老百姓,尽往党和政府的脸上抹黑,破坏党和政府的形象,这样的‘公仆’太可恶了!”

  (六)纵容黑恶逼民去上访 渎职滥权官员应担责

  在采访期间,宋根强等承包人告诉记者,他们种植的林木和荒滩地貌遭到毁坏后,当初他们并不知道孙建新已非法地获得采砂许可证,只是以为是孙建新等人擅自采砂,就用最朴实的维权方法阻止采砂,正因此遭到孙建新等人雇佣的地痞流氓黑恶势力对承包人及亲属疯狂殴打,承包人的人身安全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得不到保障,他们被逼得不得不避人耳目外出上访。

  记者在营西村采访了解情况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群众对记者说:“宋根强等几个承包人树木被毁、土地被挖,实际上就是我们村原村委主任孙振林和公职人员孙建新勾结鲁山县林业局、水利局那些赃官,为了捞钱,违法乱纪而造成的。”

  根据知情人提供的线索,记者分别采访了几位当年因护林、说公道话而遭黑恶势力残害恐吓的受害人和死者亲属,他们的控诉令人心惊胆颤。

  受害人马永福家住鲁山县张良镇营西村,他和宋根强一样也是被毁林的承包人。11月19日上午,记者在他破旧不堪的家院里见到了他。提到当年护林被残害的事,他老泪纵横,对记者说:“俺几个伙计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承包了那片荒滩,掏钱掏力辛辛苦苦的把树栽上,俺又辛辛苦苦的管理养护。那是俺承包的地、俺栽种的树,村长孙振林和外边的孙建新凭什么弄那么多土匪来毁我们的树、挖我们的地?并且还惨无人道地打我们……我的左手就是被他们打残的……从那以后我已经不能干活,不能养活自己了……我们告状打官司,那些当官的上下串通,到现在已经拖了我们18年了!我们被逼去上访,向上级领导反映问题,他们还抓俺……我们有理说不通,有冤无处诉!我们村委会,俺县林业局和水利局,还有县官大老爷,他们支持串通黑社会毁我们的树,霸我们的地,打我们的人,真是无法无天!上边不是天天喊现在是法治社会吗?我们的村长、县林业局、水利局领导勾结支持黑社会毁林毁地,还打我们的人,刀砍说公道话的群众,县政府和公安局为什么不管不究啊?”说到这里,马永福认真地问记者:“记者同志,你们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这就是法治社会吗?王法在哪?”对马永福的质询,记者无言以对,只是无语。

  有位群众告诉记者,张良镇营西村村民杨青山,因制止黑恶势力毁林毁地卖沙,曾惨遭黑匪的砍杀。记者准备采访杨青山时,被街坊邻居告知,杨青山因伤残痛苦折磨,现已离世,他的闺女早嫁到鲁山县马楼乡湖泉店村,现在家中已空无一人。为了解真实情况,几经辗转,记者在鲁山县瀼河乡一面条作坊,找到了已故受害人杨青山的女儿杨小妮。

  提到她父亲制止黑恶势力毁林卖沙被黑匪砍杀一事,杨小妮悲愤不已,她对记者说:“我父亲为保护集体的财产,制止黑社会毁林挖沙,得罪了黑社会。1999年7月24日,两名黑匪把俺父亲诱骗到北刘庄西边偏僻的路上,突然掏出身藏的钢刀,凶残地对我父亲乱刀砍杀,我父亲身中20多刀,后随经及时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但因此终身残废,生活不能自理,我们全家人的身心都因此痛苦不已……

  

  左图:营西村村民杨青山因护林直言被黑匪用刀砍残的双腿。

  右图:杨青山的女儿杨小妮向记者哭诉父亲被黑匪砍杀的经过和她为父亲讨公道而受的委屈和艰难。

  “事发后,经我们受害方家属和亲戚朋友协助公安机关努力明察暗访,找出了凶手犯罪嫌疑人,我们要求依法惩办处理,可派出所却说卷宗已丢失了,无法破案。什么卷宗丢了呀,早不丢晚不丢,张三的不丢李四的不丢,为什么偏偏丢了我父亲被黑社会砍杀一案的卷宗?分明是公安机关派出所的领导被黑社会人员收买,分明是抽卷弃案,分明是故意毁灭证据,分明是包庇保护罪犯,分明是有共同利益,得了好处而故意放纵凶匪,故意让凶犯逍遥法外!”

  悲愤的杨小妮缓了口气接着说:“我父亲被砍杀后,我们将查找到的非常重要的破案线索,提供给公安机关派出所,可他们左推右挡,就是推脱不破案,后来我们明白了当地公安机关派出所故意放纵凶犯,不破案背后的隐情。我们在当地政府和公安机关有理说不通,我们被逼无奈只得去上访,他们就用手中的权利颠倒黑白,罗织罪名,以莫须有的方式拘留抓我们,使我们既忍受心灵创伤折磨,又遭受皮肉之苦。他们对付黑社会、抓捕杀人凶手消极没办法,可他们对付受害人,对付善良的老百姓有的是办法!”

  杨小妮又对记者说:“我们在下边有冤无处伸,有苦无处诉,在逼迫无奈下到上边去反映问题,我们当地当官的说俺上访是犯法了,那么那些黑社会打人砍人就不犯法了吗?他们为什么不管不究。”

  杨小妮接着说:“请你们记者联合全国的新闻媒体记者来我们这里明察暗访,说真话,把我们这里的“苍蝇”“老虎”贪官污吏勾结黑恶势力欺压老百姓,对抗党中央,糊弄国务院,欺骗公安部,干的脏事丑事都报道出去,让全国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俺鲁山县发生的怪事!到底是谁在破坏社会稳定?到底谁是社会不稳定因素?不是被欺负、被侵害和被逼迫上访的受害人,不是善良的人民群众老百姓,而是违法乱纪的贪官污吏、“苍蝇”“老虎”黑社会!”

  (七)被告违法行政酿恶果 自作自受依法理应赔

  为了深入了解鲁山特大毁林案的相关情况,记者联系到原告宋根强等人的诉讼代理人,这位代理人告诉记者,他所代理的这桩行政诉讼,是一个典型的官匪勾结毁林大案。毁林毁地之多,牵扯面之广,影响之坏,在全国也是少有的。

  这位代理人说:“起初,我的当事人非常相信法律,非常相信法院和法官,对法院的公平公正审判,充满了信心。我也告诉我的当事人宋根强等人,要相信法律,相信法院和法官,一定会有一个公平公正的好结果。可我的当事人依法将违法行政滥权者诉至法院后,法院不法,审理期限严重违法违规,审来审去,一拖就是18年。这起行政诉讼案审了18年,给原告造成了惨重的经济损失和精神上的深度伤害,也给社会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这说明了什么?背后又有什么?除了具体细节外,其中的隐情,人人心知肚明。”

  

  左图: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审理宋根强等状告平顶山市水利局、鲁山县水利局违法行政一案的审判长张红久。右图: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

  这位正直的原告代理人指出:“且不说审理这起特大毁林案背后行政官员的隐情,单说一个行政诉讼案件审了18年严重超限这一项,法院就有无可推卸的责任。”

  记者从原告代理人那里了解到,被告鲁山县林业局为第三人颁发林木采伐许可证,已被宝丰县法院和平顶山市中级法院判决确认违法,并应当给予原告人赔偿。

  记者还了解到,平顶山市中级法院委托“平顶山市价格认证中心”对被毁林木价格进行了评估,鉴定结论确认原告的被伐林木和待定林木等项,预期收益作价共计3188021.30元。

  上述鉴定结论做出后,原被告双方均未提出异议,也未提出再鉴定补充鉴定和提出上级进行鉴定的动议。

  由于被告鲁山县林业局、水利局的违法行政,致使原告的土地遭受严重破坏,承包期限还有30年,仍需植树造林。因此,被破坏的土地必须恢复地貌。恢复地貌所需的资金费用,河南省金诺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经评估鉴定,结论为“恢复地貌所需资金人民币16559338.75元”。

  原告宋根强的代理人向记者说明,上述两份评估鉴定结论委托程序合法,鉴定机构具有法定资质,评估鉴定结论应当成为被告赔偿原告损失的有效依据。

  (八)蔑视媒体糊弄原告欺骗党中央 法院公正判决还要再拖多少年

  记者了解到,宝丰县人民法院,根据具有鉴定法定资质的平顶山市价格认证中心和河南金诺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这两个鉴定机构作出的评估鉴定结论,在(2005)宝行初字第24—1号行政判决中,只保护了宋根强等原告的小部分损失,没有全面的保护原告人的受益,没有保护原告人继续承包荒地需要恢复被黑恶势力破坏的地貌所需的费用。

  被告上诉后,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回重审——再判决后又被发回重审——再上诉又分别被指定到鲁山县和叶县人民法院审理——叶县人民法院做出按原告撤诉的裁定——原告申请再审——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又指令叶县法院再审——此案现在仍在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审理中……原告为依法维权艰难地走了18年的诉讼之路,如今原告人仍然跋涉在依法维权的“长征”路上……他们苦苦地等待着法院公平公正的判决。

  一个行政违法导致的毁林案,当地的人民法院来回倒腾审理,十余次的判决与裁定未能结案,这个奇特耐人寻味的行政诉讼案,引起了众多新闻媒体的关注,其中,《河南日报》曾以“一桩毁林案,十年未审结”为题、《河南法制报》以“谁来保护我们的合法权益?”和“被毁于一旦的绿色梦想”为题对这桩毁林案进行了客观真实的报道。

  在平顶山市,一位知情不愿透露姓名的退休干部告诉记者:“虽然众多新闻媒体对行政违法所导致的毁林案报道后,引起当地乃至全国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但却未能引起当时当地党政部门和司法机关领导的重视,没有做出任何积极正确的反应,就连2014年中央第八巡视组及2016年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对这桩毁林案的关注批示,他们也敢蔑视,也敢糊弄。对于中央巡视组领导要求调查处理这桩特大毁林案的批示,他们对上说谎话,在回复上级领导时,竟说已经妥当处理了。鲁山县当时的党政领导真胆大,竟敢明目张胆地欺骗糊弄党中央!

  “这桩特大毁林案新闻媒体报道后,当时当地的领导不但没引起注意和重视,没有做出任何正面积极的反应,并且还采取蔑视抵触的态度。”

  在鲁山采访期间,宋根强和村民们向记者反映,2001年7月,河南法制报刊登《被毁于一旦的绿色梦想》后,毁林受害人宋根强等村民拿着报纸到鲁山县张良镇政府,找到镇长让他看,目的是能引起他这个镇长的注意,尽快正确地处理这桩毁林事件。宋根强对记者说:“我们将报纸递给他,谁知镇长张聚文连看都不看,抓住报纸‘刷’的一声就扔了,并且还口吐狂言,骂骂咧咧:‘这算什么?简直就是擦包纸!我见得多了,顶个屁用!……’”

  宋根强还向记者反映,他们在对鲁山县林业局上诉期间,平顶山市中级法院行政庭庭长、审判长张红久曾扬言威胁他,说宋根强这个人赖的很,到处上访告状,院领导很有意见,一分钱也不会给他,看他(宋根强)有多大能耐!

  宋根强又向记者反映:2016年中央第11巡视组在河南巡视期间,他到郑州向巡视组反映问题,鲁山县法院一个姓杨的副院长曾威胁他,说他(宋根强)如不听话,再向巡视组反映问题,就把他(宋根强)圈起来……

  关于对原告依法进行赔偿的问题,记者又特意联系上原告的代理人,他对记者说:“原告宋根强等林地承包人,是当地政府部门违法行政的被侵害者,他们维权艰难、艰辛、艰苦。漫长的诉讼路,他们已走了18年,至今仍在痛苦的挣扎中。自被侵害那天起到现在,原告的经济损失惨重,精神损害身心俱伤,法院应体现公平正义,更不能慑于‘上面’某人的权势而枉法裁判。法院应依法审判,最大限度地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尽快地依法进行判决,不能让善良朴实的原告再无奈、再遗憾、再痛苦下去。”

  记者采访了解到,鲁山千亩毁林案的受害人(即诉讼原告)宋根强、郭中海、牛得富、高永祥和彭鲁都是家境不富裕的农民,他们为承包荒地植树造林投入了大量资金,这些资金一部分是借来的,大部分是求东借西的。由于当地政府部门违法行政和黑恶势力的侵扰破坏,再加上长达18年的诉累,如今他们都是一贫如洗,连基本的生活都难以维持。看看他们吃的饭菜,看看他们的住所和穿戴,听听他们如泣如诉讲述18年来民告官维权艰辛经历,记者无法不动容……

  这几个林地承包植树者、鲁山县特大毁林案的受害人,如今大多老病残疾穷困潦倒,其中高永祥已是87岁高龄的耄耋老人,还有以单车当拐棍、走路一倒一歪76岁的马永福,因护林被打残,他现在已是孤身一人,极度贫困无依无靠,这都是当年鲁山县政府部门违法行政和黑恶势力毁林霸地造成的。记者听他们哭诉时,实在无法抑制自己眼中的泪水……

  采访中,高永祥凄惨地对记者说:“俺响应党的号召,听政府领导的话承包荒地,投入资金辛辛苦苦地植树造林,俺招了谁?惹了谁?那些土匪强盗们凭什么毁俺的林,占俺的地还打俺的人?俺告状告不赢,上访去不成,有理讲不通,一个官司拖俺18年……如今我87(岁),已是入土之人,俺啥时候才会看到法院公平公正的判决呀?我还能活多久?法院和法律不是最讲法、讲理、最讲公平讲公正吗?我啥时候才会看到公平公正啊!难道说等我死了后才会看到吗?”

  据了解,这桩由鲁山县林业局、水利局违法行政引起的毁林行政诉讼,目前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仍在审理中。

  当本报道截稿时,宋根强又向记者反映,近几天他收到了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下达的(2017)豫04行终110号行政赔偿判决书,只判决鲁山县林业局向他们赔偿一万七千多元,让他们大失所望,使他们深深地感到又被戏弄了。

  应毁林案受害者宋根强等6位诉讼原告及平顶山市和鲁山县众多群众的迫切请求,记者将对与这起特大毁林案有关的事项,继续追踪采访调查,定将采访调查到的重大政治、刑事事项,向党政高层和司法机关领导呈报,并与联动新闻媒体一起,对这起特大毁林案幕前幕后的有关事项,跟踪报道到底。

  (请关注追踪报道二)

编 后 语:

  编过这篇报道后,编者的心却久久不能平静,记者报道鲁山县发生的奇闻怪事和揭示的沉重话题,令编者实在难以释怀。

  一个普通的行政诉讼案,在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和鲁山等几个县级法院之间“依法”来回倒腾,“依法”审理“判决”了十多次,已审判了18年未结案,至今仍在平顶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里磨蹭,这真是法律奇闻,天大的法律笑话!

  从记者报道的活生生的事实中,这起毁林行政诉讼案,实际是一个不法官员纵恶欺民的刑事与违法行政交加的奇特案件,说白了,其实是一个刑事案件,违法犯罪的黑恶势力头头和与其勾结的不法官员,应该被追究刑事责任。只不过告官的是一群法律知识不足的弱势群体,不能拿起法律武器追究那帮违法犯罪者的刑事责任罢了。这起行政官司的原告,因是一群不怎么懂法,不懂法律斗争技巧的普通农民,他们没有利用法律武器向违法乱纪的不良官员作斗争,致使本是刑事官司的毁林案,却以行政官司起诉,真的便宜了那帮官商勾结违法犯罪分子。

  几个善良老实巴交的农民,响应党的号召承包集体的荒地,辛辛苦苦植树造林。被公职人员看中林地下能卖大钱的建筑用沙,于是就勾结混官违规获得“许可证”。官匪勾结,施展强盗手段殴打砍杀毁林夺地,利用种种卑劣手段,以“合法”的形式镇压威胁不屈的受害者,这就是这个事件的梗概。

  树林被毁后,几个在生死边缘上挣扎、善良无助的林农,相信法院信仰法律,有理有据地将违法乱纪的行政部门告上法庭、满怀信心地等待着公正判决。几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认为,自己是被侵害者,天真的相信法院法官一定会依法依规公平公正断案,官司准能打赢,天真地以为一定会有一个好的判决结果。可结果是什么?结果是被国徽高悬的法庭,身穿法袍、头戴大盖帽的法官“神圣”地糊弄了18年,至今“神圣”仍在继续。如此奇闻怪事蕴含着什么?内行明眼人一眼就可看出,这是一个官匪、官商勾结串通、官官相护,“公仆们”利用手中的职权歪曲法律、玩法律游戏糊弄原告,欺负群众的典例。

  公平公正是法治的生命线,也是司法的灵魂,是人民群众感知法治建设程度的尺子。党的十八大、十九大一再强调,司法公正对社会公正具有重要的引领作用,司法不公对社会具有致命的破坏作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须保证公正司法,必须提高司法的公信力,要如习总书记强调的那样,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当前,我国有些地方司法公信力不高的原因,除了法律不完善、法制不健全外,就是让类似平顶山市、鲁山、叶县等那些素质不高的法庭、那些心术不正的法官和未落网的贪官污吏“老虎”“苍蝇”们给搅和的。

  英国著名哲学家培根有一句名言在法学界流传:“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这个比喻形象地说明了公正是司法活动的灵魂和法治的生命线,司法不公会给社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和致命的破坏作用。

  作为体现公信力,掌握生杀定夺大权的法院、法庭和法官,要认真贯彻执行党的十九大精神,正确的运用法律,查清事实证据,不受社会歪风邪气的污染,不畏权势,不受贪官污吏的干扰制肘,坚持公平公正,努力提高自身的公信力,使案内人和广大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无标题文档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25,中华新闻通讯社(newszh.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newszhorg@163.com     当前点击: